|网站首页|济宁要闻|市井民生|县区新闻|齐鲁新闻|社会新闻|国内国际|明星娱乐|
您的位置: > 社会新闻 >

双胞胎姐妹相亲双胞胎兄弟 最后谁也没看上谁

快报登过的一篇新闻《烟酒都不沾各有一套房貌比苏有朋!小姨来电很着急很着急:调皮的男生那么抢手,我家这对双胞胎兄弟为啥还没有女朋友?》,不知道这对双胞胎找到女朋友了没

快报登过的一篇新闻《烟酒都不沾各有一套房貌比苏有朋!小姨来电很着急很着急:调皮的男生那么抢手,我家这对双胞胎兄弟为啥还没有女朋友?》,不知道这对双胞胎找到女朋友了没有?我家有一对两胞胎女儿,88年的,从事幼师工作。我们是舟山人,住在杭州。

俞女士家的这对双胞胎姐妹姓林,毕业于宁波幼儿师范,2015年来杭州,现在幼儿园当老师。

从照片看,姐妹俩脸型圆润,笑起来很甜。杭州双胞胎兄弟的妈妈看了,很喜欢这对姐妹。兄弟俩一开始不愿意,后来经过阿姨和妈妈的思想工作,终于同意见一面。

2月4日(周日)下午,双胞胎和双胞胎正式相亲。

男方双胞胎就是之前快报报道过的大陶、小陶,1982年生,杭州人,都在电力局工作。

女方双胞胎就是打电话来的俞女士的女儿大林、小林,1988年生,舟山人,都是幼儿园老师。

参加会见的亲友团:男方妈妈和阿姨;女方妈妈。算上记者,本次相亲大会共8人。

双胞胎姐妹相亲双胞胎兄弟最后谁也没看上谁

插图连城

相亲的时间和地点是男方敲定的,周日下午2点。地点经过了三次变化。男方家住浙医二院边上的万安花苑。男方阿姨提出,约会就在万安公园吧,“那里风景很好的”。后来女方妈妈说外面太冷,换成浙医二院对面的星巴克,但太吵。最后,换到星巴克隔壁的面包新语。一张西餐桌,8个人坐下,刚好。

男双胞胎大陶小陶还是上次上报纸时的样子,哥哥橘色外套,弟弟绿色外套,里面都是红色高领毛衣,目测是兄弟同款。戴眼镜,一个绿边,一个黄边。不过这次兄弟俩没有戴棒球帽。

双胞胎姐妹相亲双胞胎兄弟最后谁也没看上谁

上次采访时的兄弟俩。(记者 金洁洁 摄)

女双胞胎大林小林平时上班也化淡妆,这次加了金色眼影,下身是裙子、毛靴、黑色裤袜。

男方妈妈起身去买了7杯奶茶。小林抱着保温杯说,“我不喝,前两天吃坏肚子了。”

女方妈妈俞女士身材高挑,头发染过,系了条发带。她生了三个女儿,以前也在杭州工作,因为怀了双胞胎,才回的舟山。“1986年的杭州跟现在一点都不一样,那时候的武林广场还要热闹。我一直跟女儿说,好好读书,以后考到杭州来。”

大林、小林还有个姐姐,比她们大5岁,就考到杭州来了,随后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现在女儿8岁,儿子2岁。有了二宝后,姐姐辞职在家。姐夫也是新杭州人,做顺丰快递。当天是姐夫开了奥迪车送两姐妹来相亲的。

双胞胎中的妹妹小林,是四个年轻人中比较肯说的那个。因为这个,“别人总把我当成姐姐。”小林说。

她们的妈妈说,我们阿大阿二,阿大比较忠厚。“读书的时候去县城上学,都是姐姐骑电瓶车,妹妹坐在后面。”

这对姐妹从小到大没分开过,一起考的幼师,一起在同一家幼儿园当老师。小朋友们分得清吗?“分得清,大林老师!小林老师!”再细看,姐姐嘴唇上有颗黑痣,脸比妹妹瘦点。

双胞胎兄弟大陶、小陶的妈妈,话很少,很漂亮,两耳戴着钻饰,左手戴了戒指。她最激动的一次发话,是听说小林的姐姐为了结束异地恋,辞了家乡的公务员来杭州,“那她现在还是公务员吗?”

话最多的是大陶、小陶的阿姨:“女孩子还是要早点生,我结婚就太晚了,30多岁生孩子和20多岁就是不一样!年纪大了生的孩子难带得很,晚上特别吵……”

相亲,8个人,你看我,我看你,聊什么好呢?

我踢了个皮球:大陶、 小陶热带鱼养得很好的,养狗也是。你们(姑娘)有什么爱好?

小林接过话,“我们喜欢出去旅行,有几个小伙伴很会做攻略。”都去了哪些地方啊?“去年出去次数太多了。寒假就不去了。”

聊到带双胞胎有多辛苦,两个妈妈找到了共同话题……

接着聊家乡风光、聊幼儿园虐童案、聊缘分。什么是缘分?我举了个例子,法国总统和比他大十几岁的老婆……聊90后,聊上世纪80年代工艺苑的那场火灾……

尴尬的是,基本上是记者一个人在唱主角。

连小林都说,今天大家只是认识一下,没关系的。

一直很热心的李阿姨也说,加个微信,加个微信。

大陶和小陶不为所动。

小陶基本没说过话。低着头,或者嘀咕了什么话,也听不清。

大陶之前在玩手机。我问他在看什么?他说,在看微信,刷朋友圈。

大陶第二次说话,是我问:双胞胎有没有心灵感应啊?

大林和小林相视一笑,“哈哈,这个问题我们从小到大不知被问了多少次。”大陶就蹦出两个字:没有。

林妈妈圆场:有的也不叫心灵感应,就是互相传染。一个这样,另一个也这样。

大陶第三次说话,是说到电力局。“我们不是电力局的,我们是下面外聘公司的。”大陶突然说。

一到下雪天,电力工人很辛苦,要去维修线路。“我们不用出去的,那些都是工人会干的。”李阿姨连忙补充。

最后一次是大陶喝完了奶茶,打开茶盖,开始研究杯底的残渣。他挑起纸一样的东西,看了半天,最后确认:是奶茶里的玫瑰花瓣。

李阿姨小声说,“阿大阿二好像没感觉。”陶妈妈放在桌下的手,不停地在绞手指。

不到一小时,相亲就散场了,比一场国产电影还短。好像是林妈妈提出来的。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两拨人是一前一后走的。互相都没说再见。

回万安花苑的路上,我和落在后面的弟弟小陶走一排。

是不是没看中?

“没感觉。”

你们喜欢什么样的?

“年纪小一点,个子小一点,瘦一点,清秀一点。”

就这些要求吗?

“其他条件也要看的。”

真有这样一个人,如果父母反对怎么办?你们会听父母的话吗?

“还是要考虑父母的意见。”

会以父母的话为重吗?

“会的。”

姐妹俩这边对另一半的要求是:年龄不要大太多。要聊得来。工作要稳定。

问她们,为什么不要年龄差太多?

“价值观会不一样。”

姐姐补充,“男方要机灵点,不要太内向,什么话都窝在心里面那种。”“我们喜欢比较年轻,活泼一点的。”

“不想因为结婚而结婚。我们两个一直这么看。”“对,价值观不一样很难聊。”姐妹俩说。

来杭州三年了,怎么样?

“工资还高的。我们都是自给自足的。过年还会包红包给父母。一人5000元。”

散场后,小林捂着肚子,她解释,前一天还在医院挂盐水。问她怎么不改期?“不忍拂了妈妈的好意。”